北昼南夜

疯狂的喜欢着不带一丝欲望的,扭曲的,深沉的,却又不能坎坎称为爱或恨的感情。
我把它称作存在的意义。

【晴红】浴火

  【浴火】
  叶子也可以划破人的皮肤,舔舐芬芳或腥臭的血液,在染上艳红后轮回重生。
  鬼女红叶从来不缺少他人的关注。
  为人时其他女子的嫉妒,为鬼时大江山鬼王的爱慕,为妖时粮食们从惊艳转为恐惧的目光。
  她品味着人类的丑态与血肉,在越发扭曲与纯粹的爱意中等待着造成这一切的阴阳师到来,她单方面系着名为约定的镣铐,自我禁锢在拙劣的鸟笼中,等着那个人的再次造访。
  她经历太多离别,但没有一次那样刻骨铭心。
  “红叶……”从别人嘴中叫出她的名字让她很不快,尽管是一种悲伤的语气,何况这个麻烦的男人身后还跟了个更让人不快,名叫茨木的家伙。
  不知何时,连他们都离去了,这是件好事。阴阳师安倍晴明的名字也开始出现在旅人的口中,她有种预感,并非鬼怪那神秘的能力,而是女人的第六感,她将要见到她日思夜想的晴明大人了。
  比她想的要迟多了,她看着他的晴明走向她,全身上下的细胞都在渴求着靠近,但理智却阻挡着她扑到那个人的怀中。
  “您终于来了啊……请看吧……我已经这么美丽了……足以配的上您了。”失去理智的,饱含爱意的话语。
  结果她被晴明所封印,在名为约定的镣铐上打上了新的咒。
  到了这个地步又能去怨恨谁呢。
  她最终还是在他的身边了,不是以妻子的身份,而是式神。
  安倍晴明将吃人的枫鬼收做式神的消息传遍了京都,那位枫鬼有着绝色的容貌,这难以让人不去想是不是晴明被她所迷惑,才做出了这种举动。
  如果那样更好,红叶想,但不被任何妖鬼所迷惑,才是她的晴明大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口中的“赎罪”,尽管鬼女红叶不知道他哪里做错了。
  以阴阳师的身份作为理由,给予鬼女红叶式神的身份作为庇护,他是这么对自己说的,但他不会强求鬼女红叶去做其他式神的工作,只要不再去伤害其他人类,就不会招其他阴阳师的痛恨了,只要待在他的寮里,她就很安全。
  寮里有一棵永不凋零的樱花树,鬼女红叶经常坐在下面看着有时在旁边练字的阴阳师,顿时觉得岁月静好,但哪里还不够,不满足。
  她曾经为人时,很喜欢樱花,记得不知哪家的公子曾经把女子比做樱花,在一生最美的年纪后凋零,从此归于尘土。
  仔细想想,枫叶也是这样的,在最红火的时候落入尘埃,只留光秃秃的树干。
  但她是不会变的,她将会永远风华正茂,永远盛开,永远年轻,永远爱着。
  她突然有了个想法,但现在还不到实行的时候。
  最近的情况有点不妙,阴阳师间的会议变得多了起来,八岐大蛇带来的威胁与其他妖魔鬼怪的入侵让这个阴阳寮多了一丝紧张的气氛,尽管安倍晴明努力着让大家放心,但谁都知道,平静之下是暗波汹涌。
  她最终还是脱离了樱花树下的岁月静好,作为大阴阳师安倍晴明的式神上了战场。
  战场上还有其他的熟悉面孔,大江山鬼王以及茨木都对她的到来感到惊讶,但都很快的冷静了下来。
  他们都将为了安倍晴明战斗,他们都有想要守护的东西。
  战争的结果是令人欢喜的,阴阳师们胜利了,八岐大蛇被封印了。
  鬼女红叶却元气大伤,回到阴阳寮中,由桃花妖看护静养。
  桃花妖有时也会静静的看着院子里的樱花树,但并不是晴明的方向,她更多看的是樱花树上那个倩丽的身影。
  鬼女红叶在与桃花妖的聊天中知道了她们的故事,然后陷入了沉思。
  自己又何不是与樱花一样,爱上了一个人类呢。尽管是一种注定失败悲剧的恋情,但还是忍不住去靠近,她已经决定了不管发生什么都会追随晴明,只会为他改变,直至腐朽成灰,很像飞蛾扑火。
  在一切事情都结束后,鬼女红叶也从酒吞童子那知道了安倍晴明的事情,在自己眼中的爱不过是另一个他利用自己的理由。
  那又怎样,她爱着那个给予她温暖与温柔的晴明,在她即将腐朽的时候,身边的不是酒吞童子而是认为她的心很美丽的安倍晴明。
  慢慢地晴明老了,他的能力甚至不能维持樱花树的开放,身边的式神也越来越少,阴阳寮散了。
  她跟随着晴明,直到岚山。
  在晴明停止心跳那一刻,她缓缓笑了,笑得很美,很绝望。
  “我送您一棵永远浴火的枫树,就像曾经院子里那颗永不凋零的樱花树一样。”
  我会爱您,哪怕您不再风华正茂。
 ——END——
  溜了溜了溜了
  心疼的抱住北极圈的大家。

评论(6)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