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昼南夜

您好,这里北昼。
圈杂坑多
主产出BG,并不是很擅长拿捏BL的情感。
MHA:all出主胜出渡出大三角,偶尔轰百。
雷胜()茶,胜()右。
火影:all鸣主佐鸣。
宇智波五件套。
鸣樱是心里白月光。
雷佐()樱,佐()右,带土右。
YGO暗表only
YYS会不定期产晴红。
企鹅979697814
欢迎勾搭

【鸣樱】只有我能看到的你(1)

  是糖,因为很雷ab的结尾cp所以不会去写他们。
  两人都是二十五岁,没有TL剧情
  私设鸣人二十五岁当火影。
  鸣樱only,ooc
  双箭头,未交往的友情之上。
未完结,本来想写完以后再发的。
  ——————————————————
  “那可是——那个漩涡鸣人啊!!”
  春野樱听到忍者学院的小孩子对伊鲁卡这么喊的时候愣了一下。
  “伊鲁卡老师怎么可能教过他!”
  这样的话语好像也似曾相识,大概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吧。
  漩涡鸣人是太阳,他散发着光与热,是所有褒义词的集合体,他年青,富有活力,实力强大让人安心,是现在同龄女生们的头号梦中情人。在世人的印象中,鸣人是四战英雄,是救世主,是现在世界上最强大的忍者之一,同时也是下一代火影。
  春野樱不是一个爱回忆的人。比起回忆这种事情,在很早前她就学会了为未来那种飘渺的东西去奋斗。
  漩涡鸣人不再是那个孤零零坐在秋千上的小男孩了。
  她也不是那个盲目追求帅气男孩的小女孩了。
  成长这个东西改变了太多太多。
——————————————————
  明天是鸣人就任火影的日子。
  春野樱坐在酒屋里一个比较偏僻的位置,一手托腮一手握着老板娘刚刚端上来的一大杯啤酒。
  啤酒的味道是苦涩的,而春野樱以前是个喜欢甜食的姑娘,不知何时这种她已经喜欢了这种大人的饮品,在从木叶医疗部回来之后时不时会去喝上一两杯。
  她脑子有点晕,莫名其妙想到自己第一次喝酒的时候因为不适应那种味道而且灌的太急而呛到了,那时候一只缠着绷带的手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那只手的主人对她温柔的说“别呛着,樱酱。”
  人脑子一懵就容易想些奇怪的事情,她莫名抱怨起了那天带她来居酒屋的漩涡鸣人,尽管已经过去很多年了,她依然记着漩涡鸣人这个笨蛋在自己面前装作酒量很好但是最终竟然在居酒屋里一边哭一边对自己告白的样子。
  他就是太喜欢逞能了,尤其是在她面前的时候。
  现在呢,春野樱望向那群吵吵闹闹的男人,那个白痴正在一群同期男生的包围之下,即将被强逼着吃下店里出名的超辣下酒菜。
  小心明天火影交接仪式上得用香肠嘴讲话啊,准七代目大人。
  “不行啊牙!这个看着就很辣……嗝……”醉醺醺的漩涡鸣人好像还残存着一些理智,坚决拒绝牙用筷子夹着的超辣下酒菜伸到他的嘴里。他本来皮肤就是颜色较深的蜜色,这会醉了酒更显得脸红,他已经有些站不稳了,让后面不能喝酒的小李扶住了他。
  “没事的……就一口,火影你都要当了,这一口就当让我解解气吧。”同样醉醺醺的牙伸着筷子,邪笑着逼近鸣人,鸣人想要靠后,却被小李挡住了。
  “没事的鸣人君!这也算修行的一种!”
  话罢,小李变露出了他的经典微笑,八颗牙齿发出白亮的光芒。
  不太能喝酒的佐井早在旁边醉的不省人事,丁次因为好奇尝了一口超辣下酒菜后去洗手池附近疯狂洗嘴,鹿丸则去外面抽了一根烟,平常一向正经的志乃也许想着就让同期们再放纵一下吧,反正……
  反正今天之后大家就应该开始忙了。
  眼看鸣人就要被迫喂下超辣菜肴,手和桌子碰撞的声音便响了起来,春野樱拍了一下桌子,这一声让大家都停下了动作,她一下成了居酒屋里人们视线的焦点。
  “你们,鸣人明天就要当火影了啊,注意一下,火影接任典礼上一定不能有任何错误,你们也不想看鸣人香肠嘴讲话吧。”粉发的女人指着一群长不大的青年,努力让自己的表情看着凶一点。
  “是……是啊。”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小李。
  “小樱说的对,今天也不能太闹腾。”鹿丸掀开帘子,“嘛,时间也比较晚了,大家散了吧。”
  “什么啊真没意思。”明显不满的牙。
  “没办法啊。”火影辅佐官身上的烟味让春野樱皱起了眉头,“而且,我再不回家会被手鞠骂死的。”
  大约深夜十一点的时候,春野樱扛着被灌了好多酒,醉的不省人事的鸣人走出了居酒屋,准备送他回家,看他这个样子,怕是明天又要去他家叫他起床了吧,这次一定要狠下心在鸣人哀求再睡十分钟之前把他打醒,哪怕用上暴力手段,绝对不会让这家伙迟到的。
  即使木叶已经引进了最新的科技,建起了许多高级住房,但漩涡鸣人依旧住在那个她无比熟悉的单人公寓里,他本人说“毕竟住了这么长时间,也习惯了嘛,况且这里也没有要拆的样子嘛。”
  那是因为卡卡西老师说过要给你留下做纪念的,他觉得要是那个地方被拆了你会伤心。
  春野樱被微凉的夜风吹得稍微清醒了一点。她的思绪却没有回到赶紧把漩涡鸣人送回家睡觉这个首要目的下,她开始胡思乱想,如果可以的话她还想让这段回家的路再长一些。
  习惯是个可怕的东西。
  春野樱也发现她已经习惯在漩涡鸣人有需要的时候去照顾他了,在十五岁的时候她好像就开始代替他实际上没什么用的闹钟,在有任务的早上叫他起床。
  在二十岁的时候,她养成了一个给即将考上忍而忙到没时间吃饭的漩涡鸣人带午饭的习惯。
  不知道是出于对他履行自己将佐助带回来的约定这件事的感激,还是出于自己以前过分行为的歉意。
  她开始习惯被漩涡鸣人依赖了。
  漩涡鸣人被人们称作英雄,无论是谁都在称赞着他。他给人们最多的就是所谓的正能量,激励着许多人向自己的梦想奋斗。
  “笔直的,把自己言语变成真实的。”
  他的忍道。
  “我一定会把佐助带回来的,这是我一生的约定啊。”
  他的约定。
  这些话也曾给予过春野樱温暖和希望,在最绝望的时候,使她停止颤抖和流泪向前踏出改变的一步。
  但不知怎的,在她心里,漩涡鸣人好像还是那个爱坐在秋千上看着别人的小男孩。
  总之他不是世人眼中完美的样子。
  首先他是个热血笨蛋,是个吊车尾,会冲动,房间会乱糟糟的,好色还不懂变通,不开窍,嘴巴有时候还很笨,酒量很差但还要逞强……即使到了二十五岁,他还是这样,带着少年所独有的‘傻气’。
  说出去一定没人信吧,毕竟是只有我才能看到的他。

——————
我不是有意坑,我有在写,今天有个我一直挺喜欢的人疯狂踩我雷点来着,我挺难受的,所以先发冷静一下。
感谢阅读,未完待续。
我永远喜欢鸣樱。

评论(1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