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昼南夜

疯狂的喜欢着不带一丝欲望的,扭曲的,深沉的,却又不能坎坎称为爱或恨的感情。
我把它称作存在的意义。

你是最没用的晴明大人【晴红】

【cp晴红】
一点都不甜的甜饼
ooc注意x
我不管qaq,就算冷cp我也要站。
以前的屯货短篇
没啥剧情
【正文】
亚洲晴明是一位很没有用的晴明。
论血统比不上欧洲晴明,论套路又比不过非洲晴明,论努力比不过肝帝晴明,论资源比不过氪金晴明。
亚洲晴明家并没有姑获鸟,于是他第一个sr式神鬼女红叶就担起了养大整个寮的重任。
不得不说这位鬼女红叶,实在是有些可怜。
鬼女红叶们都是喜欢晴明的,然而一般的她们大都得不到自家晴明的回应。
这位鬼女红叶早已做好了不得自己晴明喜欢的心理准备,却在看见那位晴明抽到自己后眼中的欣喜时动摇了决心。
要不要试着争取一下呢?
因为她是如此的喜欢那个曾经给予过别人都无法替代的温暖的晴明大人。
即使晴明已经忘记,可那份深存的羁绊是无法抹去的,她曾为他定下的那句诺言只能尝到腐朽的腥臭,现在有什么理由不为自己那点小私心去争取一下呢。
她是个好女鬼,也曾是个好女人。
也是需要疼爱的。
于是在鬼女红叶最开始的争取之下,她成为了晴明的主力之一。
失忆的晴明是一个好男人,却并不算一位很出色的阴阳师。
他看到了商店的五星御魂,看了看寮里的资源钱财,最终花了24万买了一个六号位的五星防御蝠翼,并兴奋的给红叶装上了蝠翼套。
那时晴明心中总有一种御魂星级越高,就越厉害的观念,鬼女红叶至今记得他将五星蝠翼递给自己时笑的跟智障一样的表情。
不得不说,自家晴明挺没用的。
可是没办法,自家的晴明总是比隔壁的要好。
“你是最没用的晴明大人了,如果没有我的话,你现在一定会离开吧。”无意间说出的这种话也许会深深地刺痛他的心。
谁知那人却温柔一笑“是啊红叶小姐姐,请帮帮这个没用的晴明吧。”
所有的鬼女红叶对晴明都是没有抵抗力的,即使是亚洲晴明。
她夺过那人扇子挑起他的下巴,嫣然一笑。
“那就跟我结缘吧。”完全不加掩饰的直白话语。
“缘早就结过了,还是结婚吧,红叶小姐姐可是要对我这个没用的晴明负责的。”那人笑着握住了她的手,嗨呀长得好看就是好还自带撩人buff。
然后鬼女红叶就看着自家晴明把自己的名字从鬼女红叶换成了晴明夫人。
真是可喜可贺,让我们鼓掌表示庆祝。
然而按照剧情发展,接下来一定会有的四个字是好景不长。
还就是这样,晴明抽到了姑获鸟,然后是酒吞,青行灯,茨木等一众ssr。
亚洲晴明变成了欧洲晴明。
最没用的晴明也变成了dalao晴明。
鬼女红叶不再是主力部队的一员,晴明的日常里仿佛少了她这个夫人的容身之所。
她留在了四星,看着身边的同时期的式神一个个步入五星,她有种预感,也许自己要被喂掉了。
毕竟她不再被需要了。
“没事的……我是个好女人……就算晴明大人把我喂掉……我也不会有任何怨言的……”
对呀,每个鬼女红叶对于晴明都有一种执念。
时间可以冲淡喜欢,可执念是不一样的。
鬼女红叶想起了自己堕落成鬼的原因,一语成痴念,一遇终堕落,因爱生痴,因痴而堕。
百鬼卷里对鬼女红叶的形容也许为她加了几丝悲剧色彩,她曾记得晴明握着她的手,笑着回应她的样子,也记得他笑着递过来五星防御御魂的故事,种种过往呈现在眼前,如同走马灯一样。
总重停留在那句“你是最没用的晴明了。”
“对呀。”久违的声音,久违的笑容,“最没用的晴明终于打完副本回来了。”那人手捧白衣,一头白发有些散乱,眼下带着些许的乌青,就这样靠在了红叶的肩头。
“晴明大人……”鬼女红叶抬起头,露出了满是泪痕的脸。
“别哭啊……我刷完皮肤了…我也回来了…”
事情是这样的,晴明养了一大批输出式神是去打红叶副本了,所谓主力之一的猜拳爆伤童子茨木起初并不是特别服气,然后被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地藏吞四段狂气教做人。
高呼着挚友两个字回回暴击终于过了副本。
真是可喜可贺。
“红叶你知道吗…有一层里的boss红叶也带蝠翼。”
“所以呢?你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
“对呀所以我给你准备了一套新的御魂。”
“道理我都懂……但这……媚妖?”
“对呀你以后就是专职晴明夫人了。”
“你果然是最没用的晴明了。”感受到晴明靠近的脸,鬼女红叶却稍稍侧过了脸。
两人额头抵额头,在微微的眩晕感过后是一个单音节。
“嗯。”
——fin——

评论(13)

热度(50)